C課程有個分組作業, 14人要在10/22 交出10 個個案. case 1-6 衡量複雜度, 加上有前後連貫關係, 又只有一本手冊, 分工為:J負責case 1-2 , 之後交接書給L case 3-4, 再把書交給V case 5, 最後給我做case 6. 上星期 J跟我們說他因為無法如期做出Case 1-2, 只好包了 L Case 3-4, 才能繼續把書留在手上. 這事讓我擔心不已.

 

其實Case 1-6 來自同一本書. 我們研議後, 發現每個Case 又都有小case 四個, 等於總共要做24cases. 顯然這個老師根本沒挑題目, 就直接叫我們把整本書的東西做出來.

 

這個老師, 就是我說鄉音很重, Cheat Sheet 被我聽成Shit Shit 的那個.

 

我問過我們班一生下來就講美語的同學,  到底可以聽懂他幾成? 答案是50%. 這樣我只聽懂20%不算過分. 感到安慰.

 

鄉音重不是他的錯, 我也有台灣口音. 既然來到這裡, 修了他的課, 我應該想辦法適應他的鄉音才是. 但令人無法茍同的是他某些怪異的行為. 例如, 期中考後, 他把所有人的成績, 學號, 搭配組別, 放在Excel 表格裡在課堂上投影出來. 我跟J, 這樣考爛的不會覺得尷尬嗎? J, 其實這個老師的所作所為, 都讓他覺得非正常人. 說著說著, 發現同組的L0.

 

L 轉頭對我說, 我怎麼可能0? 洩題部分就有20, 他不是還讓我們帶著Cheat Sheet? 大家開始竊竊私語, 但直到L 舉手抗議之前, 這位老師只高興地點閱大家的分數-包括L, 還算全班平均, 絲毫不認為有個0分是不合理的.

 

他掌控問與答的功力也怪怪的. 某次分組報告的同學簡介A公司的營運點, 把城市和國家混在一起, 包含有雅加達, 馬來西亞, 巴里島, 新加坡, 印度尼西亞結果在問答時間裡, 他緊咬著這張投影片的地理敘述, 不斷質問. 雖說同學以為雅加達是個國家, 弄錯巴里島與印尼之間的關係不太應該, 但這門課的重點實在不是世界地理, 花點時間釐清可以, 不必大費周章的深入研究

 

最扯的是他對分組作業的態度. 他發的作業說明, 讓全部的人以為要做整本書的範圍(Case 1-6), 最後, 居然是靠一位老姊姊瑪蓮娜拯救大家. 瑪蓮娜不知如何與他溝通(協商或釐清?), 總之Case 1-6 底下的4個小case, 只需做1. 換言之, 24個立刻刪減為6. 瑪蓮娜發了封信給全部同學, 立刻被大家視為救世主.

 

我的J 同學之前把指導手冊轉來轉去毫無進度, 收到瑪蓮娜姊姐的信後說: Oh, oh, I figured it out and makes a whole lot more sense!  All we have to do is just one session of each case.  I think I can get them all done by Sunday (possibly sooner) unless someone wants to have their fair share of project fun-filled excitement!  This is way better than we thought.  We should get that lady(指瑪蓮娜) something for figuring this thing out because the teacher sure didn't help any.

 

難怪J會如此認為. 因為瑪蓮那發信後的第三天上課時, 老師居然對此隻字不提. 我們問他他就說:瑪蓮娜不是有發信?

 

就降, 這個本來我預期要善後的Case 1-6, 一下子, 全有人包了, 啥事都免操心. 當然啦, 這個假設的前提是: J實現承諾, 星期日過了我沒有收到意外之信的話…..

Hot Sp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