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有很多意義。

 

高中時,對綠色很敏感。不知道是誰讓我覺得綠色是優越的象徵,因此只要在台北街頭看到身著深綠的小綠綠,就要刻意抬頭挺胸,裝作毫不在意地從一旁快速離去。

 

大學時,臺灣主權意識凝聚,民進黨從暗黑地底竄出天際。拿著綠色的旗幟,他們提醒大眾台灣寶島過去的悲情,也努力開創福爾摩沙未來的希望。可惜理想抵擋不了權力的毒癮。才幾十年光陰,綠色便從閃亮亮的光明代表,成為腐爛的膿包,禁不起檢驗。

 

我第一個工讀的公司,是間號子。在裡頭的人,不用說,最恨綠色,最愛紅色。紅色代表股票上漲,業績長紅。看到綠油油的盤,就只能仰天長歎。在這裡,紅與綠,最難掌控,變動毫無理由。雖說事後可以解讀,但總感嘆千金難買早知道。

 

說到紅與綠,去年倒是有個怪異的研究,關於【紅男綠女】。是的,不要懷疑,文章標題就是【Men are red, women are green】。這篇 Brown University 的研究顯示,男人臉上紅色素多,女人則綠色素多。難怪鬼故事中,長髮女鬼的臉,總是發綠,男疆屍塗白的臉,要抹兩球圓紅。

 

說來說去,上述這些人們附加給綠色的意義,似乎都不如環保概念來得健康又積極。想到綠色,還是回歸風吹起波的稻田、青翠的蔬菜、有熊出沒的森林讓人心曠神怡。

 

不過,心曠神怡,與興奮得心跳加速相較,後者對於缺點滿滿的人性來說又更有魅力。最近,我就對綠色的後者魅力深深著迷。

 

看看下面這則廣告:Keeping more green in your pockets。是的,就是綠油油的美鈔,讓我心跳加速,愛不釋手。

 

決定了,等下來去買Texas Lottery綠色淺前($$),我愛你。

Hot Sp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