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udi-001

到巴塞隆納,必看高第(Antoni Gaudí)。他是西班牙最著名的建築師,或說他是那個年代世界最頂尖的建築師也不為過。高第的一生,有10多件作品多是在巴塞隆納創作的,當中就有7件被聯合國文教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分別是:

  • 文森之家(CASA VICENS)(1883-1888
  • 聖家堂(TEMPLE EXPIATORI DE LA SAGRADA FAMILIA)(1882-
  • 桂爾宮(PALAU GÜELL)(1886 - 1889
  • 桂爾公園(PARC GÜELL)(1900-1914
  • 巴特猷之家(CASA BATLLÓ)(1904-1906
  • 米拉之家(CASA MILÀLA PEDRERA)(1906-1912
  • 桂爾居住區教堂(ESGLÉSIA DE LA COLONIA GÜELL)(1908 - 1917)地下室被列入世界遺產中

我們沒將桂爾居住區教堂排入行程中,米拉之家(CASA MILÀLA PEDRERA)與巴特猷之家(CASA BATLLÓ)選擇了米拉,其它的點都花了點時間欣賞。

高第的作品多色彩豐富,即使如Casa Mila 色調偏土灰黃,線條也豐富有趣而不單調。

網路上很容易找到介紹高第建築的資訊,我是外行人,在此就不多言。但在看各種簡介時,特別被他的一生經歷給吸引。

他出生於 1852625(逝於1926610)。年輕時,身體並不好。1875(23)時服役,絕大多數時間在請病假(也因此幸運地不必參加第三次的卡洛斯戰爭)。求學期間,許多科目的表現普通,卻在建築上嶄露天份。巴塞羅那建築學院的主任在高第畢業時說:不知這學位是給一個傻瓜還是天才。時間會告訴我們。(We have given this academic title either to a fool or a genius. Time will show.)

高第慢慢嶄露頭角之後,磁磚商人文森(VICENS)委託高第蓋了自己的家。高第蓋著蓋著,超支到文森都快破產了,沒想到因為這棟建築成了最佳的廣告,又活絡了文森的事業。

奎爾則是高第的知音,委託高第建了奎爾宮(奎爾自己要住的),又蓋了奎爾公園(PARC GÜELL)。奎爾公園雖名為公園,實際上是奎爾想針對有錢人撈一筆的建案,所以社區內規畫了 60 棟別墅的位置,以及市場和學校等設施。不過,過於夢幻遠離實務的結果是市場反應不佳。奎爾自己住在那兒,只成功說服自己的好友律師買了一棟,再說服高第買了第二棟(樣品屋,由高第助手 Francesc Berenguer 1902 設計)。從頭到尾,這個社區建案只賣出兩戶,住過三戶人家(奎爾先生、高第及以及奎爾的律師)

或許對建築過度投入,使得高第終身未娶。他在年輕時曾有鍾情的對象,求婚不成,就不再碰觸愛情。他的母親較早過世,所以他一直是和父親與姪女共同生活。

高第早年孤傲,重視享樂,接了聖家堂工作之後,逐漸謙卑。晚年他的私生活奢華物欲不高,但命運對他,卻在1910年之後越來越難。先是他的父親於1906年以93歲高齡去世,而後他的侄女羅莎在1912年離世(36)。他的主要助手Francesc Berenguer死於1914年,1915年一位主教朋友回到上帝的身邊,1917-1918年之間奎爾也走了,經費的支持跟著消失.....最終高第說:我沒有家庭,沒有客戶,沒有財富,什麼都沒有。現在,我可以把自己完全奉獻給教會。至此,他的餘生只為了聖家堂。

其實更早之前,他就投入聖家堂的建造(至少43)。但當一切俗事羈絆都消失,他的存在就是為了他的信仰與信念。他於1925年搬到聖家堂的工地去住,卻在1926年的67日從聖家堂到市中心的教堂途中,被一輛電車給撞倒。因為他衣衫破舊,路人以為是流浪漢,把他送到聖十字醫院。

無人注意的流浪漢在第一時間沒有獲得應有的醫療援助。車禍後第二天,舊識摩森牧師找到了躺在醫院的他。第三天,高第過世,從此駐留在他付出半生卻未完成的聖家堂的地下陵墓。聖家堂的雕刻師為了紀念高第,也把他的雕像放到「受難立面」上,讓世人永懷。

P1040880

P1040876  

高第所創造的,是一種新的建築語言。他的作品超越了任何一種風格,無法以當時的建築類別歸類。但不只在建築上出類拔萃,他也在工藝與材料應用上創新。聯合國文教組織把他的作品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是以制度確認他的偉大。這偉大來自於眾知己的瘋狂,與他自己的專注;而終生的專注,註定了他一生孤獨。

Hot Sp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